中安在线 安徽好人馆系列报道
王奎仲:卖油条凭良心 做生意讲诚信

  概述:保定“油条哥”刘洪安大学毕业后开起了早点摊,自称“卖的不是油条,是生活”,经媒体报道后,迅速走红。在石家庄也有一位“油条哥”,名叫王奎仲,阜阳人,今年34岁。他坚持用一级黄豆油炸油条,且每天都用新油下锅、炸制,被誉为“一级油条哥”,诚信经营使他的生意越做越红火。

  卖油条要凭良心

  石家庄市街头的早餐点,大部分是一口油锅,几张小矮桌,再摆放一些小马扎。阜阳“油条哥”王奎仲,其早餐点却与众不同:炸油条用的是干净的早餐车,地上铺着红地毯,桌子、椅子也被擦拭得干干净净,早餐车上写着“桥东区彭后街道便民早点”,两口子着装统一,白褂、红色围裙。

  早餐很简单,是传统的豆浆、豆腐脑和油条。与众不同的是,王奎仲的油条吃着特别香。“这儿的油条,没有哈喇味,我每天早晨都会买几根回去吃。”一位买油条的市民告诉记者:“你看看油的颜色,就知道原因了,保定有‘油条哥’,我们这位‘油条哥’也不差。”

  两年前,王奎仲开始坚持用一级黄豆油炸油条。刚开始,黄豆油下锅后两天一换,今年起,他每天坚持用鲜油下锅。他说成本高了不怕,“良心油条”吸引的回头客也多啊,就扯平了。

  记者了解到,今年34岁的王奎仲,是阜阳市颍泉区闻集镇马岔村人,小女儿今年3岁。每天早晨5点不到,他和妻子就起床为出摊做准备;睡眼惺忪的女儿,也会被妈妈从被窝里抱出来。两年来,只要王奎仲夫妇出摊,小女儿都会守在旁边,乖乖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大人忙碌。

  快9点了,王奎仲已炸了近3个小时的油条,但油色还是很鲜亮。王奎仲说,当天的油用完了,就倒进回收桶卖给废油脂回收公司,明天再换新油。

  做生意要讲诚信

  两年前,王奎仲两口子弄起了这个早餐点。王奎仲介绍,他来石家庄已经7年了,卖过菜,打过工。用他的话说,吃过很多苦。

  王奎仲说,炸油条的主要成本就是油,一般是1斤面大概用4两黄豆油。炸油条用的都是豆油,但是豆油的质量不一样,价钱也不同。一级黄豆油200多元一桶,一桶20公斤,三级豆油要便宜很多。一级豆油颜色呈黄色,看着清亮,三级豆油颜色深,吃起来口感也不同。

  “原来没炸过油条,但是在早摊点上吃过油条。比起来,还是我炸的油条香。”王奎仲说,他不清楚其他早摊点怎么处理炸油条的油料的,反正两年前,从他摆摊开始,他就坚持用一级黄豆油,“炸过的油料,基本上是2天一换,从不超过3天”。

  “不是我‘精神境界高’,做生意要凭良心。”王奎仲解释,卖早点卖的是口碑,油料多炸几次,颜色会发黑,炸出来的油条也不香;油换得勤点,口味就好,回头客也多。

  尽管王奎仲学历不高,但他知道,油脂不能反复煎炸,油脂在长时间高温作用下会发生化学反应,并能产生有毒成分,变质油脂还具有致癌作用,其危害性不可小视。“如果用‘烂油’炸油条,顾客吃着不香,也有点昧良心,这个活儿咱不能干!”王奎仲笑着说。

  “良心油条”2元一根

  王奎仲的早点干净,吃着味道也好,尤其是刚出锅的油条更受欢迎。两口子人厚道,对顾客也总是笑脸相迎。

  刚开始,两天一换油,平均两天要用掉一桶,也就是20公斤左右。王奎仲说,由于顾客多,他们两口子忙不过来,还雇了一个人打下手。“去掉所有成本,每月的纯收入大概4000元左右。”

  今年春节,有顾客问他:“可不可以每天都换新油?如果每天都换新的,生意好了,也不赔本!”顾客提出来后,王奎仲和妻子盘算了一番,果断地将油料一天一换。

  这样下来成本骤增,没办法,他们只能将油条涨价销售,原来一斤卖4.5元,后来卖到6元,算下来差不多要2元一根,比周边的油条价要高出不少。

  卖价虽然高了,但是没有顾客埋怨。大家都知道,他的油条每天用的都是新鲜油,生意还是越来越好。现在,王奎仲每天早晨都能卖50多斤油条。

  “算下来,换油没有增加收入,但是也没赔钱。”王奎仲坦言,来吃油条的顾客多了,会带动豆浆、豆腐脑的销量,总的利润还是不错的。

  生意越做越红火

  “油条哥”王奎仲,日前引起了上海东方卫视的关注。28日下午,王奎仲拿着东方卫视提供的机票,到达上海。“我现在在上海。《东方卫视》邀请我来做一期节目,是有关食品安全方面的,已经录了5个多小时了,下午还要录。”王奎仲通过电话告诉本报记者。

  工业明胶、甲醛蔬菜……现在,社会上许多人都在昧着良心做生意,弄得人心惶惶,不知道什么食品可以放心吃。王奎仲做放心油条的事,经媒体报道后,很多市民前去尝鲜,不少网民在网上求“油条哥”王奎仲的早餐点位置。“油条哥”的生意也将越来越红火……

助人为乐
见义勇为
诚实守信
敬业奉献
孝老爱亲
中安在线 精彩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