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 安徽好人馆系列报道
柏绪红不离不弃照顾精神病养母十七载

  郎溪县飞鲤镇新法村村民柏绪红,17年来精心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养母潘腊梅。虽然常挨妈妈打骂,但没有一句怨言。她节俭过日子,省钱给妈妈治病。

  5月4日上午10点多钟,郎溪县飞鲤镇新法村村民柏绪红拎着菜篮从菜园里匆匆回家。刚走到门口,她就喊:“妈妈,妈妈。”听到妈妈咕哝着答应了一声,柏绪红才放下心来,“这么多年了,每次从外面回来,第一声就是喊妈妈。妈妈在,我心里就不空落。 ”

  潘腊梅从小父母双亡。1970年,20岁的她与村民柏春堂结为夫妻。因婚后未能生育小孩,夫妇俩于1976年将4岁的小绪红收养。“妈妈虽然没带过孩子,但是却把我喂得胖乎乎的。”柏绪红说爸爸这样告诉她,还说那时候没有奶粉,妈妈在煮饭时,就撇出稠稠的米汤给她喝。

  最让柏绪红难忘的是她20岁那年,妈妈省吃俭用,花了300多块钱,给她买了辆“白鸽”牌轻便女式自行车。那个年代,自行车可金贵着呢。柏绪红不敢学,怕把自行车摔坏了。潘腊梅鼓励女儿:莫怕,我扶你学。在学自行车的那段日子里,柏绪红没有摔几跤,妈妈的腿上、身上却多处是青紫。

  “从小到大,别人家的孩子有什么我就有什么,是妈妈给了我幸福和快乐。”柏绪红感激地说。

  1996年,潘腊梅时不时无故大声哭叫,撕扯自己的头发、衣服,在家摔东西,围着村子乱转。医院确诊其患了精神分裂症。柏绪红和父亲带着潘腊梅四处求医。柏绪红还把鸡蛋攒起来,拎到街上卖钱给母亲买药。由于焦急、劳累,柏春宝得了严重的哮喘病。父母双双患病,家庭重担全部压在柏绪红的肩上。

  此时,邻村青年李高堂追求柏绪红。柏绪红开诚布公地对李高堂说:“我家里穷,妈妈和爸爸都生病,还有两个‘光棍’伯伯需要照顾。你要和我一道照顾妈妈,你做得到吗? ”李高堂坚定地说:“你放心,你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 ”

  经过2年的相处,1998年12月,柏绪红和李高堂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此后,他俩相依为命,辛勤劳动,共同支撑着这个家。

  潘腊梅疯疯癫癫的,经常在外面乱跑,每次都是柏绪红把她找回来。柏绪红想出一个办法:把妈妈的身份证复印件装在她的内衣口袋里。她想:如果妈妈走失了,好心人看到身份证,一定会和我联系的。

  潘腊梅经常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柏绪红。看着妻子身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的,李树堂很心疼。“妈妈就是个小孩子,给她打几下没有多大的事。我小时候不也常常让妈妈怄气吗。”柏绪红安慰丈夫。

  妈妈喜怒无常,照顾起来很麻烦,甚至有危险。柏绪红就根据妈妈的病情和生活特点,摸索出了一套照顾经验。潘腊梅情绪稳定的时候,柏绪红就给她洗头、洗澡、剪指甲,陪她吃饭、聊天,与她说“新闻”。妈妈的病发作时,柏绪红整夜整夜地守在妈妈的房前,时刻注意动静。柏绪红还把妈妈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闻不到一点儿异味。妈妈的戒备心理很强,每次做了好吃的,柏绪红总是先尝一口,再给妈妈吃。柏绪红还喜欢给妈妈买衣服,她说妈妈生病前可爱漂亮呢。

  今年61岁的潘腊梅无法正常表达对女儿的爱,但是,柏绪红却深深地感受到了妈妈的爱。有一次,潘腊梅拿水桶在水井里打水,柏绪红连忙上前制止。可是,潘腊梅拿着水桶不放,坚持要打水。柏绪红感动地说:“可能妈妈看我累了,给我帮忙呢。”去年的一天,柏绪红给妈妈洗头。潘腊梅抬起头,眼睛直直地望着女儿嘟囔着:“你怎么要对我好?”“你从小把我带大,你就是我的亲妈,我就应该对你好。”在柏绪红精心照顾下,潘腊梅的病情有所好转。

  柏绪红说:村邻对我家都很好,我妈妈要是不见了,他们都帮忙找。政府也给我妈妈办了残疾人证、新农合。柏绪红这位孝女先后被评为“宣城市首届孝老爱亲好媳妇”和“郎溪县孝敬父母好儿女”。

助人为乐
见义勇为
诚实守信
敬业奉献
孝老爱亲
中安在线 精彩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