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 安徽好人馆系列报道
付长明:孝是不离不弃的坚守

  付长明,1978年出生,一位普通的电工。他的母亲1999年患有小脑萎缩,2008年被查出患有帕金森病和脑干梗塞,瘫痪在床,不能自理。人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然而他却做到了十几年如一日,不离不弃地尽孝。他的事迹在当地广为传诵,他是当地青年孝亲的楷模。

  走进付长明的家,虽然面积不大,但却干净、整齐,屋内没有多少家具,一个稍高的橱柜很显眼,在橱柜上整齐的摆放着大大小小许多药瓶子。他的母亲就躺在客厅边上的卧室里,门一开,就能看见老人,但是却无一点异味传过来。老人的身上盖的、身下垫的都很干净。老人的脸饱满而红润,然而,他的儿子付长明却显得消瘦。这位30多岁的男子,虽不高大魁梧,他的事迹却在琅琊区成为了美谈,成为了琅琊区孝道的楷模。

  跪求医生,救救我母亲。

  付长明的母亲郝秀兰于1999年初被查出患有小脑萎缩,那时已经行动不便,走路经常跌倒。20多岁的付长明就背着母亲四处求医。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治愈,只能将母亲带回家调养。回到家后付长明每天都要带她去南湖或北湖去锻炼,一年四季不间断。

  2006年,付长明的弟弟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郝秀兰再次受到了打击,病情加重了。2008年5月,郝秀兰病情急性加重,肺部严重感染,又查出患有帕金森病和脑干梗塞,大小便全部失禁,而且没有吞咽能力。医生告诉他说这个病是不可能治愈的,劝他把母亲带回去。听了医生的话,他心里非常难过,救母心切的他扑通跪到了医生的面前,对医生哀求说:“医生,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姨娘们也劝他说:“放弃吧,这个病治也治不好,反而会拖垮这个家。”但是执拗的付长明还是坚持要给母亲治疗,在他的坚持下郝秀兰继续留院治疗。

  经过治疗郝秀兰保住了生命,像植物人一样瘫痪在床,不能动,也没有声音。为了给母亲补充营养增强体质,付长明买来食品搅拌机,按着每天所需的各种营养,将食物搅拌成糊状,通过胃管打到母亲肚里,一般早餐是一袋鲜奶,一个鸡蛋、一个香蕉、一个馒头,再加上一汤勺洋愧蜜和麻油,午饭则是各样蔬菜加上鸡蛋、馒头、鱼或禽肉等。在这之外下午和晚上还各有一顿饭,一天四餐饭,每日坚持如此,保证满足母亲的营养需要。

  心甘情愿,因为她是我母亲。

  由于长期卧床很容易引起便秘,虽然在饮食上作了调整,但仍然会有解不出来的时候,因为大便需要力气,郝秀兰没办法做到,这个时候,付长明会用手帮母亲按肚子,如果还不行,他就用手将大便一点一点抠出来,从来没有嫌弃。有时情况恰恰相反,母亲也会拉肚子,就会搞的一床都是,他除了在床上垫上尿布以外,在上面还加了一层卫生纸,这样就可以随时脏了随时更换,保持母亲身体干爽。为了防褥疮,他还给母亲买了一个防褥疮的气垫床,交替充气使身体均匀受力,不易生褥疮,即使是这样仍然要两三个小时翻一次身,白天夜里都一样,所以每天晚上他都得用手机对上闹铃,到点铃一响,就起来给母亲翻身。别人说:“你太辛苦啦。”他却回答:“她是我的母亲,再苦再累都是应该的,我心甘情愿。”

  节衣缩食,也要给母亲治疗

  虽然付长明家经济条件不好,但是由于他善良孝道,还是有位姑娘看上了他,和他结为连理。现在已生有一个女儿。由于要照顾母亲,他只能找个时间要求较为宽松的工作—一份电工的工作。妻子由于要照顾孩子和婆婆也不能出去工作。好在他的母亲有一份1000多元的退休金,但是一家人的生活还是紧紧巴巴的。他们家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他的妻子和孩子都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母亲没有感染时吃药就要大几百元,如果要感染了,一次就要1千多元。可是当有人跟他谈起经济来,他却说:“那没有办法,她是我妈,节衣缩食也要给她看病。”

  付长明还是一如既往地在照顾着她的母亲,和母亲照顾他小时候一样的尽心。他所心痛的不是自己困难的生活,而是他的母亲的病痛,因为他常对人说:“哎,我能服侍她生活,却不能帮她分担痛苦,我妈妈受了好多罪啊。”

助人为乐
见义勇为
诚实守信
敬业奉献
孝老爱亲
中安在线 精彩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