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 安徽好人馆系列报道
汪育红:407个孩子的妈妈

  汪育红,女,中共党员,黄山市歙县人,1981年11月出生, 2005年辞去银行工作,创办歙县育鸿留守儿童学校,带领全体教职工以“创先进留守儿童之家,争做优秀代理家长”为目标,为留守儿童提供了一个全日制学校8小时以外吃、住、行、学、玩、情感疏导等生活、娱乐场所,用她那瘦小而坚强的双肩为歙县的留守娃撑起了一个温馨“家”。

  为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2005年8月,汪育红偶然看到关于留守儿童的沉重话题,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因为缺乏家庭完善的引导、帮助和情感呵护,而引发的一个个令人心酸的案例深深地震撼着她。10月,汪育红作出了一个令家人和同事都非常吃惊的决定:辞去银行工作,为留守儿童创办一所全日制学校以外的娱乐、生活、教育场所。还未成家的她决心要当留守儿童的代理妈妈,要给留守儿童一个“家”!

  育鸿留守儿童学校开办以来,不少留守儿童纷纷前来“定居”,办学点有原来的一个增加到两个;学生人数由当初的二十多人迅速发展到现在的400多名,他们最大的17岁,最小的才5岁。

  在这个“家”中,汪育红身兼多职,在安全上,她是监管员,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她和老师们都会早早的来到学校门口迎接放学的孩子们回“家”,和孩子们同吃同住,时刻提醒,全方位监管每一个环节的安全;在生活上,汪育红是妈妈,手把手地教自理,为运动会上的孩子们呐喊助威,整夜陪伴着生病的孩子,设立小金库,要求孩子们有计划地安排和控制使用零花钱,家长会,汪育红更是义不容辞;在心理上,汪育红是知心姐姐,建立成长档案,细心观察,耐心疏导;在学习上,汪育红是良师,辅导、检查,一丝不苟;在活动中,汪育红又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伴,寒暑长假,为了不让留守的孩子成为假期里的“候鸟”,汪育红和老师们放弃了休息和与家人团聚的时间,一天24小时陪着这些孩子,组织他们参加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和孩子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玩,一起过集体生日,真正形成了学校像家园,老师像父母、同学像兄弟姐妹的新型校园氛围。

  血浓于水,汪育红知道自己做得再好都无法替代父母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她制定了定期家访制度,并探索出书信、亲情电话、网络视频三位一体化的沟通模式,让亲情超越时空的阻隔,搭建亲情交流的桥梁。还充分利用假期或春节的时机,召开留守儿童家长会,共同商讨教育的策略与办法,让父母做到挣钱与关心子女教育两不误。

  七年多来,汪育红用她那瘦弱而坚强的双肩为歙县407个留守儿童撑起了一个“家”,让留守儿童形成了学业有教、监护有人、生活有助、安全有护、亲情有保”的良好局面。

  虽然辛苦但很快乐

  理想很美好,但要付诸于行动却非常困难。家人的一致反对,资金困难,师资短缺,以及各种社会舆论压力等等,让汪育红尝尽了酸、甜、苦、辣,但要给留守儿童一个家的信念,却从未在她心里动摇过。没有场地就租,没有钱想办法借,没有桌椅就软磨硬泡地向老板赊,没钱请人装潢就自己刷墙装玻璃,缺少老师就自己身兼数职。2006年的12月,汪育红怀孕了,家人轮番做工作要她回家休息,但她依然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就在临产前的头一天晚上,她还在给孩子们辅导家庭作业。

  七年多来,汪育红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陪伴在学校生病的孩子身旁,她也记不清已经为多少个想家的孩子擦去泪水,她更记不清她已经接送了多少趟孩子们的上学放学,汪育红完全成了这些孩子们至亲至爱的代理妈妈。工作的琐碎和各方面的压力,让汪育红整整瘦掉了十几斤,很多次别人问她:“你不觉得太辛苦吗?”她说:“这些年来,我付出了很多艰辛,但也收获了很多幸福,我一直感动并快乐着。”

  每当考试结束后,孩子们拿着卷子叽叽喳喳地抢着向她报喜;每当家长纷纷来信来电说:“感谢育鸿,有了育鸿,我们在外面就可以安心了……”每年生日那天,办公室窗台上总会堆满孩子们悄悄放上的礼物;这一件件,一桩桩带给汪育红的,是一般人难以体会到的骄傲和快乐。

  眼泪因为感动而流

  在朋友和家人眼里,汪育红是坚强的,在创办学校最难最苦的时候都没见她哭过,但是面对孩子,汪育红心中那根最软的心弦总是被不经意间拨动。

  第一次见到枫枫,他已经11岁,和爷爷相依为命的他因为各种原因没上过一天学。汪育红牵着他去联系学校读书,可是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收他,因为按年龄他应该上三年级,可是他连幼儿园都没进过,放到一年级班上他的年龄又太大了。汪育红用了整整一学期的时间给不会拿笔,不会听课,甚至不会用普通话读书的汪洋补完了一二年级的全部课程。当汪洋终于通过了入学考试的时候,班主任却因为担心他没有读过书会有后遗症拒绝收他,汪育红牵着枫枫,一直跟着班主任,不停地解释、说情,终于感动了班主任,接收了他。

  汪育红知道,汪洋的文化课是基本补上了,但他缺少的关爱更需要弥补,汪育红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着他,节假日也把他带回家感受家的温暖。慢慢的,他的笑容多了,也开朗了。教师节的时候,他塞给汪育红一张贺卡,贺卡上只有两个字:“妈妈”,那一刹那,汪育红泪流满面,这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太多的语言和情感,更让她感觉到了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

  四年级的雯雯刚到育鸿的时候,非常的叛逆,在她看来,父母把她托管在育鸿是不要她了,不管她了,她天天哭闹,还把抱她的汪育红抓得满手血痕,并扬言如果父母不来接她,她就跳楼。就为了这一句话,汪育红和老师们整天守着她,陪她聊天,给她做好吃的,帮她分析父母把她放在育鸿的原因,并和同学一起帮她过生日。有一次她半夜发高烧,汪育红连夜背着她到医院,一直陪着她等到她烧退。元旦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雯雯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编成了一首朗诵稿,当她深情地朗诵到“你对我的爱让我感受到了另一个家的温暖,很多时候我在想,我的亲身父母对我也不过如此。”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爬满了汪育红的脸,曾经的辛苦和付出因为这一句话都值了。

  六年多来,汪育红减免和资助了100位家庭有困难的留守孩子。有一个孩子的妈妈在跑车时出了车祸,汪育红得知情况后立即免去了这个孩子一切吃住学的费用,并给他办了学校的助学金。那一天,这个孩子的爸爸流着眼泪拉着孩子一起跪倒在汪育红面前,说她不仅帮助了他的孩子,更给了他们这个家庭希望。男儿膝下有黄金啊,汪育红湿润着眼轻轻扶起他说道:“有啥困难,都会过去的,让我们学校和你一起为孩子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几千个日日夜夜的朝夕相处,汪育红用爱写下了一个个与留守儿童感人至深的故事,汪育红深深地被感动着,更感受到了一份神圣的责任。

  孩子们的笑脸就是最高的荣誉

  育鸿学校创造性地开展留守儿童工作的经验做法,在社会上产生巨大反响,许多地市纷纷组织前来参观学习。学校获得诸多荣誉的同时,还被被联合国儿基会,国务院妇儿办认定为“留守儿童工作项目点”和“儿童友好家园项目点”。汪育红个人也先后获得了歙县“十大杰出女性”、“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关心留守儿童先进个人”“劳动模范”;黄山市“劳模”“黄山好人”;安徽省“优秀共产党员”“安徽省月评十佳”“安徽省三八红旗手标兵”等光荣称号。并当选为黄山市第五次党代会、安徽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

  在荣誉和掌声面前,汪育红显得非常平静,在她的心目中,孩子们的笑脸就是给她最高的荣誉,所以她要为孩子们做得事情还有很多。

  每学期开学,看到因场所限制,许多孩子都不能加入育鸿,听着家长说:“我可以自己拿床,放在教室里,睡觉铺上课收”,“我可以交双倍的钱”,“我只相信育鸿”,汪育红的心里就会非常难受,家长的信任和社会的需求让汪育红觉得必须要做大做强,正如她和老师们在每周履职宣言中说的那样:“我们就是留守孩子的爸,我们就是留守孩子的妈,我们要给留守孩子一个温暖的家,让留守孩子的童年每天都能笑脸如花!”

  所以今年她又顶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和各方面的困难向政府申请了教育用地15亩,计划用于改扩建学校的基础上,拓展服务范围和内容,建设育鸿留守儿童综合服务中心项目,努力探索构建留守儿童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的良好环境。

  是的,爱是一盏灯,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捧一颗爱心前行的人,一生都将收获爱的快乐!虽然曾经历风风雨雨,虽然曾被许多人不理解,虽然以后的路会更加的艰辛和困难重重,但能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留守儿童,能成为为歙县400多名留守儿童营造一个温馨的“家”,能爱着这么多的孩子,也被这么多的孩子深深地爱着,汪育红觉得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

助人为乐
见义勇为
诚实守信
敬业奉献
孝老爱亲
中安在线 精彩呈现